查看: 10330|回复: 0
收起左侧

[酒泉] 寻根·长城|酒泉,风吹墩台立黄草,坝中无水照斜阳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1

主题

1

帖子

26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26
2020-4-5 22:17:0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原创 寻根长城 张明弘寻根长城


♫. ♪~♬..♩ ♫.♪

走进长城历史

考察长城现状

挖掘边堡艺术

梳理长城文化

跟随我们的脚步

感受不一样的长城之旅

张明弘-寻根·长城

军驰战叠岩前马,

君不见孤雁关外发,酸嘶度扬越。

空城客子心肠断,幽闺思妇气欲绝。

凝霜月下拂罗衣,浮云中断开明月。

夜夜遥遥徒相思,年年望望情不歇。

寄我匣中青铜镜,倩人为君除白发。

行路难,行路难,夜闻南城汉使度,

使我流泪忆长安。

— 释宝月·《行路难》

炎炎热热的酷夏里,人本就不受活。山下庄稼已经满熟了,一世界漫溢的热香。可在山上爬得高点,夏天就走去了,秋天紧步儿也到了。那无边的熟绿从田野里一秧一秧地爬出来,把路罩得很细。走在路上,人像是淹没在那一坡一坡的旺绿里,到处都是秋熟的腥热,到处是孕育中的腻甜,风一溜儿一溜儿地从庄稼棵儿的缝隙里顺过来,脚下的土也仿佛已熟到了老的程度,一乏一乏地碎,就像是坍了身的面瓜。


奶凶奶凶,假装生气。


阳光刺眼,慵懒睡觉。

这漫无边际的绿色里一抹粉红在后边,大娘站在土埂上。那绿色正是因了这一抹红色而疯狂,庄稼地里突然就有风了,叶子一刀一刀地飘逸,她说,黄草坝墩墩,要到坝口柴家门前过。


柴大哥介绍菠菜种子


菠菜种子,闻起来无特别气味。

歪扭土路的尽头,柴大哥侧侧身子趔趄地修着脱种机。菠菜种子今年十一块钱一公斤,院子外铺着两亩地的收成能卖一千多块钱。才开始第一遍筛种子,地里还有白菜和萝卜的种子,这是他们一年当中最忙的时节,那快乐就从眉儿眼儿里漫出来,诗盈盈的。余光中一辆北京车牌照的车在家门口停了下来。之前可没有这样过。四个人走来问道,这附近有长城吗。柴大哥突然想,要是长城会说话就好了。让长城自己说,多好。


自左而右:高小林、张明弘、柴大哥

可长城不说话。长城不会说话。

柴大哥祖辈在祁连山脉间的黄草坝口不知生活了几百年,与藏民一同在这有了田地、银两,自得其乐,成亲繁衍。但两点不同的是,藏民可以放牧,封山禁牧了过生活还有补助。他们只能种地,从山头、山坡、河滩、种到家门前。你们看,山上的墩墩是长城吧,立了块碑。据说曾有黄草坝堡,可百年间无人见过。


《秦边纪略》肃州图 黄草墩

是呀,遥想当年,兵堡粮草车辙纵横,滚滚而来……那么,又是何年何月,这米香的堡子在千年故道上消失了呢?它消失得是那样的彻底,在时光中居然连一点痕迹没有留下。没有人知道。


墩台如炬


近处金黄的草粮,远处金黄的沙漠。

柔弱密匝的野草梢头渐次染出一圈蜡黄。几只四肢伸张的蚂蚱和蝈蝈,挺胸腆肚,绿衣飞起,露出艳丽胭脂的羽膜,哒哒,哒哒哒,唱着甜润悠长的秋歌。正是近午时光,山风伸出无数只温情绵绵的手,把草地连同草地所在的山林山麓,一齐浸泡到辉煌而又祥和的阳光中了。

你看见了广阔的田野,看见了无边无际的黄土沙漠,那久远蕴含在一望无际的黑色之中。丝丝缕缕的声音在耳畔鸣响,那众多的虫儿,一丝丝地鸣唱,一缕缕地应和,无论是多么的卑小,多么的微不足道,季节来了,总要发出自己的声音。



后来还是放生了

墩台在一条沟崖岸,一面挂崖,一面邻了废弃的平整庄稼地,田地是通往山的梁顶道。不到半小时爬上坡头,被黄草坝墩萌到了,它天然有灵气。




我是谁?我在哪儿?我在干什么?

消失的黄草坝堡作为清水堡【链接回顾:烽燧问道榆林坝口 清水堡中无迹寻】的军粮补给所,在《肃镇华夷志》中,黄草坝堡及黄草坝墩均有所提及,而且对黄草坝堡给予了很高的评价,形容为“田极广远”,记载坝口为明洪武年间千户曹斌督修而成,受惠百姓百年矣。


清·咸丰《甘肃舆图》,深棕双线表示长城,嘉峪关与清水堡相对照


六只脚APP定位,黄草坝墩台打点,海拔2104米

其实,外面的世界是新的景色。山脉没有了,沟壑没有了,只有沟底的水还流着。南面是丘,北面是坡,东面是岗,西面是河,当太阳升起来的时候,一望无际的平展,云蒸霞帔,也是气象万千,连墩台上塌下来的热土都平添上了几分最柔软的东西。

想这世界真是残破得厉害,什么都是不完整的,不是这里缺一块,就是那里缺一块。这缺又不是月有圆缺的那个缺,循环往复。而这缺,却是一缺再缺,缺缺相承,最后是一座废墟。放远了眼光看,月儿缺到头就会满起来,可惜像人生或废弃的墩台,倘若不幸是生在一个缺口上,那是无望看到满起来的日子的。




午后两点的阳光都是似曾相识,说不出个过去、现在和将来,一万年都是如此。柴大哥站在院子里,看着那四个人下山的时候,招呼他们来歇一会儿。张老师问,要去草沟井古城看看,还不知什么状况。柴大哥撇撇嘴说,那是荒漠,没得吃的。张老师想到车里有麻油馍馍和馕,有高老师买的当地自制酸奶,可以躲会儿阴凉吃饱,便跟柴大哥进了院子。

这院里有一种幻化出来的东西,有一种滋滋润润的鲜活,有一种生发在阳光里的昂然,像旧有的时光在一天天新。不是吗?院子是扫过的,也洒了些水,没有坑坑洼洼的地方,看那地面,是那么一种很光很润的新湿,干净也是角角落落都顾到的干净;柴火就偏垛在一个墙角,一根一根地码在那里,码得很整齐;喂鸡的瓦盆也不像往日那样,就撂在院子的中央,而是放在紧贴着墙的一小块地方,一碗清水,一个小瓦盆,也都干干净净的,没有污迹。


自左而右:柴大哥、白丹妮、朱冠军、张明弘、高小林

柴大哥洗净了茶杯,烧上热水,和这几位一起吃瓜,有点不知道聊什么。越野车停在了门口,上面贴着“寻根长城”,而附近其他烽火台也离得远着呢,不知他们要找多久。想起自己的女儿已经在外工作,儿子高二暑假在城里亲戚那里补课,虽然学费不贵,但书费还是要跟上,考上大学后也要去打工,不必再回到这里找生活。

人都有历史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历史,那历史就藏在各自的心里,如果他不说,你就永远不会知道他曾经历了怎样的生活……门外,躺在阳光里的狗,发出几声粗重、杂乱的吠叫,屋顶一群喜鹊,扑愣愣飞上半空。

张明弘-寻根·长城团队

记 2019年7月27日所历

我们把这段旅程称为【寻根 ·长城】 ,就是想通过对长城的一路考察,走进长城历史,寻找那些遗失的传统长城文化根脉。去弘扬长城文化,重新认识和思考传统长城文化对于今天的价值和意义。

如果您喜欢我们在长城路上的故事,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,关注【张明弘-寻根·长城】。

寻根长城

项目发起者







张明弘,1971年生于济南。

艺术家,长城学者。北京科技大学国际学院副教授,首都师范大学现代水墨研究所研究员,中国长城学会专家库专家,北京长城文化研究会研究员,渤海大学山水研究所副所长,渤海大学艺术学院特聘教授,章丘国画院院长。

原标题:《寻根·长城|酒泉-风吹墩台立黄草 坝中无水照斜阳》

阅读原文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推荐阅读

金塔热线服务号

金塔热线小程序

在线服务电话:9:00-16:00

18093729259

公司地址:酒泉市肃州区春光路福泽华庭综合楼1号

运营中心:现招募金塔运营合作伙伴

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